阿水斯基

虽然是一个差劲的人,但脑洞对我说,虚幻中可以活得精彩点..

【EC】伊甸之眼 (刺客信条AU)

〖WARNING〗刺客信条au。原著学校里的人都是刺客,教授是这里的boss。老万年纪比查查略小,追杀肖中。
无异能。

――――――――――

01.
我们躬耕于黑暗,服务于光明。

02.
1764.10.16,英国伦敦。
Charles看着手中的绢布,雪白的布料上被鲜血侵染——如同罪恶的红苹果玷污了纯净洁白的乐园。脚边的臃肿男人带着惊恐的神态下了地狱,Charles为他合上了双眼。
“真是够了你这个行为了。”Raven闷闷地开口,“这种人不需要怜悯。”她带着兜帽,逆着光蹲坐在破旧的窗框上。
这使Charles看不清Raven的神情,但他这个没耐心的妹妹已经把心里所想全部吐露在言语上。
“今天不会有草莓派的。”Charles说着戴上了兜帽,借着墙壁上的管道攀上了窗边。
“你怎么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不对!等等!”Raven朝已经跳下去的Charles大叫,“凭什么没有草莓派!”
“你应该学会把自己藏起来。”
“你为什么总知道我在想什么。”Raven不满地抱怨,“说好了的,别对我这样。”
“你太容易被猜到了,你什么都表现出来,”Charles从屋顶上跳起,射出钩爪攀上教堂的墙壁,轻松地向上爬。“而且你念叨草莓派三天了。”
“好吧,那换个话题,”Raven翻身跳上教堂顶端的十字架上,不经意地抬头看着自己站在顶端的哥哥,是温暖的夕阳包裹住了藏在兜帽里的Charles。像一副精美的油画。他应该是被光明拥抱的人,Raven这样想到,他是被阳光所爱的,他不适合被黑暗吞噬。直到Charles投给她一个go  on的眼神。
“伊甸之眼?”Raven问到,“我们找的是这个东西吧。”
“嗯哼,”Charles哼了哼,“圣器,刺客必须守护的圣器,自上代皇家祭祀死后就不知去向。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真可惜。”
“也许圣殿骑士团那帮人给他脑子灌油了。”
“换个比喻,我会吃不下晚饭的。”
“吃不下好啊,这样我就可以吃草莓派了。”Raven得意起来,纵身跳了下去,盘旋着的鹰的嘶鸣声模糊了她的尾音。
Charles看着处在新时代的伦敦,远方蒸汽机的黑烟劈开翠绿的山谷,近处的大型机器碰撞的声音代替了悠扬的音乐,烈火的热浪与潮湿的空气搏斗。新时代。Charles默念道,信条永存。
信仰之跃。

Raven撑着脸看着古铜色的钟摆,一千五百六一、一千五百六十二……自她享用Hank偷偷给她带的草莓派后,Charles一直没回来。我只是比他先走一步,以前也是这样的啊。Raven觉得再数下去自己眼球大概只能左右转了。
“别太担心了,”Hank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他可是刺客兄弟会的领袖。而且Scott领着几个刺客已经出去找了。”
Raven点了点头,皱起眉头,突然抬起头,“你说……你说Charles是不是更适合在皇宫或者大庄园里待着?像……做个什么公爵之类的。”
汉克愣了愣,然后有些困惑地看着她,“你知道的,Charles不想要这些。”
“是的,我知道,”Raven停了停,“我只是……”
“hey!我们接到Charles了!”Pietro推门进来,很高兴地宣布。
Raven和Hank兴奋地转头,热情的话语却卡在喉咙。Raven紧紧地皱眉,“他是谁?”
Charles带来了一个青年,一个和Charles一起变成落汤鸡的青年。
Charles将他一路搀扶的青年交给Scott,简单地嘱咐几句才转向Raven,“追杀不成反倒落水的倒霉蛋。”
“你知道这很危险,任何人不能带外人进来。你甚至不知道他……”
“他追杀的是圣殿骑士团的人。”Charles目送Scott和那个湿漉漉的青年离去,直到他们进了房间,Charles看着Raven和Hank认真的解释道:“而且他也不是外人。我和他们已经说好了,那个人是我们的新成员,他会是我的学生。”
Raven和Hank交换了个眼神,很明显那个青年自Charles救起就没醒过。于是Hank试探着询问:“他知道么?”
正在脱外衣的Charles动作一滞,“额……他会知道的。”
Raven翻了个大白眼。

――――tbc.

Tip.查查随便带人回来都是有理由的。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