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斯基

虽然是一个差劲的人,但脑洞对我说,虚幻中可以活得精彩点..

【EC】伊甸之眼 (刺客信条AU)

〖WARNING〗Callum名字出处法鲨的《刺客信条》,Animus是阅读其使用者的基因记忆且将其投影成一个三维世界的虚拟现实机器。
本章基本上是过渡章,难产了……

――――――――――――――――
 03.
     Callum做了个梦,颠三倒四,不熟悉的梦。像是聚焦失败的摄像机拍出来的画面,还配一个垃圾摄影师。Callum抱怨着光晕太强,他抬起头,依稀辨认出眼前是一幢宅邸。Callum进了门,偌大的房间寂静又缺乏生气,因此Callum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突出。他径直进了书房,没有为什么,凭着虚无的意识,然后他看见了一个男孩。
        男孩说:“Hey,Erik。”
        Callum觉得自己像是个晕船的病人,他的视线勉强跟上男孩双唇的动作。他看到了嫣红的颜色。
        这是在强光下闭眼才看到的颜色吗?
        Callum Lehnsherr挣扎着坐了起来,Animus的不适应让他头昏脑涨,像是五脏六腑都灌进了污水,不过空荡荡的胃什么也吐不出来,除了味道恶心的酸液,而这个味道只能加剧Callum恶心的程度,他只能干呕,剧烈的干呕。“该死的,该死的。”Emma一边命令重置Animus,一边指挥着医护把Callum送回房间,“时间线出问题了?”
     “不,不是,”坐在一边的操作人员解释,“Erik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他当时追杀那个男爵只是恰好掌握了伊甸之眼的下落,但Erik现在甚至还不是刺客。溺水之后他才会接近Charles。Callum的这种濒死状态很难和Animus同步。”
        他看着自己紧锁眉头的上司,试探地建议:“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别人。”
     “别人?那你以为我们把Callum从监狱里弄出来干嘛?”Emma白了他一眼,“你想试谁?Charles?他自完美同步后Animus就对他失效了。”

     
        机器人一样的医护早已离开,恶心感已经没有了,然后他看着这个离他越来越近的年轻男人,不大明白为什么这个和自己同样衣着的人行动丝毫不受约束,自己却老被锁在房间里。
     “你要是学会弄点小手段一切都很轻松,”眼前那个漂亮的家伙打量了一下Callum,“我是Charles Xavier。Callum,我们都知道你。不过,你和他一样,一开始都不懂隐藏自己。试着让你的眼睛少说一点。”
     “Erik?”
       Charles笑了笑:“Emma告诉了你多少?”
     “对于你们来说可能很少,我猜。只有关于祖先基因的事。还有,别老提问,跟个古板的老教授似的,”Callum靠近Charles,他们之间隔一面玻璃墙,Callum的手指滑过Charles投在玻璃上的影子,“风趣点,伙计。倒不如和我说说你。”
        Charles歪了歪头,像是享受情人之间的暧昧举动一样,视线从指尖到Callum深邃的眼眸,“我不重要,我们所有的视线都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你迷茫的症结,你只需要一些答案。Animus可以告诉你。别让我失望。”Charles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Erik在Charles进来之前就醒了。房间装潢精致,只是有些年头了。蛮标准的英国的老贵族。
        Charles坐到他对面,替Erik倒好茶,“很高兴看到你这么快就醒了。我是Charles Xavier”
     “承蒙关心。Erik Lehnsherr,”Erik回道。
     “你好像不是英国人。”   
     “刚从普鲁士来到英国一年,”Erik抿了一口茶,“那里不会有这样好的茶。”
     “我很喜欢的一份红茶,很高兴你能喜欢上她,”Charles放下瓷杯,“那么Erik,我就打直线球了。”他舔舔上唇,调整一下坐姿,“你愿意加入我们,愿意成为刺客吗?”
     Erik看起来觉得他在开玩笑,而Charles一脸严肃,或许有点紧张还?Erik被这样的想法逗笑了,眼前的人顿时也变得可爱了好多,“看来你很有把握我会同意的样子。”
     “你很渴望力量。”
       Erik沉默片刻,随即笑了:“你会读心术?”
     “当然不,”Charles也笑了,“只是你的眼睛说的太多了。看来我们达成协议了?”
     “……你赢了,Done.”
        所以Charles理所当然地带着Erik训练了三天。而目睹了三天Charles和Erik实况的瑞雯在查尔斯房间来来回回转了好久。
      “你就像个被妖艳贱货抢了老公的主妇,”查尔斯合上书,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听着瑞雯,我知道你对这个很不满,但是我们首先应该给Erik足够信任。”
        才不是这个问题,瑞雯撇撇嘴。“你这个找了老公忘了妹妹的蠢哥哥。”瑞雯嘟囔。
        当Hank问Charles的时候,Charles说:“我认为我们现在必须有一个超出常规的存在。”

1746.10.20
        Erik驾着马车闯过巷道,远远的可以看见富丽堂皇的府邸,他停下来,系好缰绳。马车里的Charles跳出来,和Erik对视了一下,然后信步走向宅府门前。Erik则跳上屋脊,射出钩爪翻身进了阁楼。
        Charles拿出邀请函,递给侍卫,在侍女的带领下到了舞厅,里面悦耳的音乐已经奏响,精心装扮的人们文雅地扭动身体,金灿的灯光照在人们欢笑的脸上,一个个显得精致又高贵。Charles无心参与,他只想寻找这个府邸的主人——一个隶属圣殿骑士团的男爵。
        他踏入进去,在舞池中微笑着牵着迎上来的女郎的手,行步一个8字后,松开了她的手,然后拿起托盘里的New French Claret*,笑着向她举杯,立即转过身子紧皱着眉头咽了一口,再抬眼时,看到男爵晃入阳台,Charles观察了一会儿,尽量贴着墙壁行动,靠近楼梯口处悄无声息。Charles停在阳台口,两扇玻璃门只开了一扇,清凉的晚风散了很多浓重的酒味。
     “有事么?”男爵慢慢地品着New French Claret,没有回头。
     “无意冒犯,但是我着实受不了New French Claret的味道,所以过来了。”
     “Xavier阁下,是吧,”男爵终于转过身子,上上下下扫了他一遍,“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担起家族的重任很辛苦吧。”
       Charles反手关上门,向前走了几步,他看向男爵一直藏在身后的手,“阁下不也年幼就挑起重担了么?”Charles又上前几步,做出只是把酒杯搁在台子上的动作。他看清楚了,在月光的惨淡照耀下,纱布上的鲜血的痕迹明确无误。Charles又拿起杯子,垂下眼,慢慢地品尝了一口。
      “很辛苦吧,经营兄弟会,”男爵也放下杯子,“那一下还挺疼的,无论是我还是他。”
        话音未落,尖锐的箭头擦过男爵的脸颊钉在墙壁上,男爵抹了把脸上的血迹,低头看了看,Charles把酒杯砸向他的手,同时把他压在围栏和墙壁的死角里,袖剑早已弹出,抵在男爵脖子上,“我们长话短说吧,伊甸之眼呢?上代祭祀可是你们的人。”
      “但他得到后不久就意外坠楼身亡了,而且都过了几十年了”男爵看着Charles,“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

―tbc.
――――――――――
*New French Claret:当时贵族趋之若鹜的昂贵的酒。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