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斯基

虽然是一个差劲的人,但脑洞对我说,虚幻中可以活得精彩点..

【白鬼】一方的起床气

――同居三十题

4.一方的起床气

·完结稿

#可能有ooc#现代paro#

cp:白鬼

字符数:1600+

*前文见评论

――――――――――――――――――

不管白泽怎么敲门,家里好像没人一般。白泽恨不得挠门――拜托,好歹给我外套啊钱包啊手机之类的吧!正想着这么干,却听到了高跟鞋踏着台阶下楼的声响,白泽立刻装作刚关门的样子,转头一看,是和鬼灯一个办公室的美女阿香小姐。

阿香打了个招呼,理了理垂下来的卷发,笑道:“白泽先生早啊,要出门?话说……您穿这么点不冷么?”

白泽干笑几下,为了维护在美女面前的高大形象,白泽选择了打肿脸充胖子,转移了话题。被比自己小的恋人踢出门,而且原因还是做爱结束反做死,这种话当然不能说出口。

“阿香小姐,很久没一起吃饭了,晚上有空么?”边说着就不知不觉跟着阿香下了楼。

“这个嘛……那得看今晚的工作了。刚才接到上司电话,说鬼灯君请假了。病了么?”

白泽手冒冷汗。怎么绕都得回到那个地狱恶鬼般的人身上么……勉勉强强搪塞过去后,和阿香强行东拉西扯,一直到目送阿香打车离开,白泽才松了口气。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回头。

啊,防盗门,关了。好极了。连楼也进不去了。

于是,此时此刻,白泽现在站在楼下,仰望着自家楼层。心中幻想着那个鞋拔子脸的恶鬼能够接受到自己虔诚的心电感应,至少开个门啥的。或许来个熟人求蹭宿?或许天上飘下大把钞票?如果自己在楼下大喊大叫说不定恶鬼还会更生气的吧?白泽捂住脸想。

对于昨晚的行为,白泽坚信自己是一点错都没有!所谓男人嘛,下半身是第二个大脑,但当提抢上战场的时候,那个器官就成为第一大脑了,爽字为先,行为全凭那里支配。啊,当然也要照顾下恋人什么的……谁叫鬼灯那么久不回来还强硬拒绝自己呢。白泽沉浸在胡思乱想中,得出了个结论――管他的,是男人不怂就要干!所以自己绝对是没有错的!

虽然白泽理解的干和鬼灯理解的干是不同的意思。

白泽搓搓胳膊,在道边台阶上坐下。不得不说在床上被女孩子赏一个耳光都比这事儿来得好。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白泽呆呆地盯着熟悉的窗户看。

窗帘还没有拉开,鬼灯还躺在沙发上?真的那么……难受?难得白泽对于情事有了小心翼翼的反思。

忽然间,窗帘被一下子拉开,白泽一下子蹦了起来,拍拍屁股。虽然看不清鬼灯的脸,但是白泽很确定他一定在注视自己,而不是正好去看他坐的台阶底下嬉戏的阿猫阿狗――这种自信当然是有的。白泽撇撇嘴,这样对望没啥意思啊,还不如直接开门放我进去来的实在。好在是二楼,白泽对鬼灯做了个开门的手势,喊道:“开门!”

站在窗边的鬼灯像个雕塑一样没有动作。

在把白泽踢出后,鬼灯靠着门,不想走一步路,抬起胳膊挡住脸,回想昨晚的事,鬼灯咬了咬唇。放空了半天思绪,鬼灯突然想起白泽是穿着短衣短裤出去的,扫了眼沙发,他的一切装备都在家,鬼灯咬牙挣扎了半天,朝猫眼看了眼,发现没人,又开门张望一下也没有,倒是送进来一阵冷风,鬼灯穿着浴衣大敞布满青青红红印记的胸膛,面不改色接受了吹进来的礼物,任由鸡皮疙瘩爬上肌肤。心里却念着,也没有很冷。

关上门缓了会儿后,挪步到卧室,拉开了窗帘,楼下的某人呆呆地回望,倏尔又扯出微笑。鬼灯对那张有点贱兮兮的脸,皱了眉头,对忽然几分心软的自己表示鄙夷。

白泽不相信鬼灯听不见那一声喊,挥着手笨拙地做着手势,掂量再喊一声的话,是被告扰民危险还是惹鬼灯生气危险。白泽觉得自己仿佛可以看见窗边的鬼灯正瞧着他这副滑稽的模样,神情是嘲弄抑或讽刺?――没差啦,反正放进嘴里加工出来都是“活该”。

白泽不知道自己耍宝多久,以至于鬼灯可能看够了,返身回屋了。再出来时,鬼灯扬了扬手中的东西,看不太清楚,但白泽可以肯定是自己的手机、钱包、钥匙……

鬼灯一件一件塞进白泽的外套里,抖了抖确定不会掉出来,朝白泽挥了下,就扔出了窗外。白泽意外身手敏捷去接。翻开兜的瞬间,被熟悉的短信铃吓一跳,差点把外套甩出去。颤抖着好像打开禁物似的,白泽读了短信――

“from.老婆大人

    自己选择,白猪。”

白泽愣了几秒,大笑出来,吻上手机屏幕,把外套随手搭在肩上,开门上楼。

啊啊,起床气什么的……

――FIN.

==============================

想写出不坦率的鬼灯君和贴心(?)的白泽君。个人觉得还是有ooc吧……嗯,虽然说不出是在哪儿的问题。坚信错不在自己却还是顾虑鬼灯的白泽,坚信错全在白泽却还是心念放宽点原谅白泽的鬼灯,像这样模式下的两人剧情展开。

嗯,总之谢谢看文的你,欢迎吐槽。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