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斯基

虽然是一个差劲的人,但脑洞对我说,虚幻中可以活得精彩点..

【白鬼】夜饮千杯酒

2015.8.20   七夕贺文

白鬼

#随笔向#被屏蔽了所以重发……

〖注:白泽鬼灯双箭头很久/ 双方都未摊牌/ 鬼灯心知肚明/ 白泽因为鬼灯态度不愠不火不敢确认 但是心里还是认为鬼灯是喜欢自己的 〗

――――――――――

1

今晚的月亮很漂亮,寥寥的星辰也很动人。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在草丛中穿梭。

今晚的桃源乡,意外的寂静。

白泽今天没有去花街,没有带女孩子回家。白天和往常一样忙碌着,偶尔和女孩子们搭讪。

于是今天下午打烊的时候,桃太郎很惊异地问,『您今天难得没有去泡妹子啊?』

白泽边收拾边含糊地应了一声。

桃太郎没什么异议,虽然奇怪,但这样也好。

『呐,桃太郎,』白泽看着门外的夕阳忽然开口,『今天,在中国的现世,是七夕哦。是情人们的节日。』

桃太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您的意思是您有情侣陪您一起过吗?』可是我是单身,桃太郎不爽地想。

『谁知道呢……』

桃太郎叹口气,白泽大人这样的人,虽然吸引人,但是并不会有妹子愿意和他成为伴侣吧。

『桃太郎君,今晚你恐怕不能留宿哦。』白泽笑了起来,眼里意味不明。

『不是吧,您……您真的有女朋友?』

『我都说了这种事谁知道呢。』

啧啧,桃太郎觉得自己已经感受到了恋爱的酸臭味,明明您自己是一脸期待,却在含糊其辞。

『那么,我走了,白泽大人。哦对了,节日快乐。』

白泽微笑着朝他挥手。

2

白泽拿出了清酒,对着皎洁的月亮满上两杯。坐了一会儿,白泽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干而尽。

美月对当好酒,只惜还差缺一味。

3

『白猪先生,这就是您的信誉?酒就自己喝掉了?』

白泽抬起昏沉的脑袋,眯着眼睛,看清了来人。黑色的浴衣,面无表情的脸,那双淡漠的眼睛看了过来,没有什么情绪。

『是你太慢啦,恶鬼。』

鬼灯收回目光,拿过白泽的酒杯,晃了晃里面剩余的酒,饮尽。

『呐,鬼灯君,今天可是――』

『中国现世的七夕节,情人节。同时也叫乞巧节。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传说也略有耳闻。』

『不亏是鬼灯君。』

『您今晚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白泽没说话,默默地给两个空杯满上酒。今晚的桃源乡静的只有虫鸣,以及喝酒时的瓷杯碰撞的轻声。两个人都安静的喝着酒,清冷的月光照顾着桃源乡的万物。

这样的气氛持续了良久,白泽偷瞄了几眼身旁的鬼神,中规中矩的坐姿,低垂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整个人消了许多往日的气势汹汹。『我,喜欢你鬼灯君。』白泽脱口而出。然后自己也愣了愣,猛地放下酒杯,探身掐住鬼灯的下颚――他想这么做很久了,想这么说也很久了,无所谓,大不了第二天怪罪于酒。于是,他再次开口『看着我,我……喜欢你,很喜欢……爱的那种程度……』

鬼灯依言看了看白泽的眼睛,然后伸手打掉白泽的手,『这样啊……』他回答道。

白泽慢慢地收回了手,泄了气般趴倒在桌子上笑了起来,『搞得我跟个傻瓜似的……什么啊……』

鬼灯放下酒杯,夏夜微凉的晚风吹散了酒意。他说『您喝醉了。』

白泽笑,一把扯过鬼灯的衣领,狠狠地咬上鬼灯的嘴唇,直到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又以舌头代替牙齿,舔舐嘴唇上的伤口。

鬼灯没有推开他,没有反抗。

白泽变回原型,洁白的巨兽压在鬼灯身上,推翻了桌子和酒。鬼灯拉扯白泽脖颈上的毛发,凑近他的耳边说『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有些话我也不想挑明。而且,我并没有推开你。白猪先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把喜欢挂在嘴边的,用点你那绣掉几千年的大脑吧。』

白泽愣住了,月光撒在鬼灯的脸侧柔和了冰冷的线条。

4  /    5

见『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878218707910788&vid=5511612451&extparam=&from=1054095010&wm=9856_0004&ip=27.194.217.103   』

6

『我爱你哟,鬼灯君』

『……』

『别装睡,我知道你听得见。』

『你很吵,白猪先生。』

『那,节日快乐。』

鬼灯拽着白泽耳坠下红色的流苏,拉近了距离,在白泽嘴上亲了一下,难得地笑了。『这是我的回答。还有,请不要再过现世这种没意义的节日了,想做情人就别只在一天做戏。』

『噗――哈哈,鬼灯君意外的可爱啊。』

『闭嘴白猪。』

『晚安恶鬼。』

――FIN.

(七夕快乐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的希望也尽早找到爱你的ta

  然而我还是单身狗……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