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斯基

虽然是一个差劲的人,但脑洞对我说,虚幻中可以活得精彩点..

【太芥】归途

归途
       (下)

cp    :太芥
大概是有ooc的……

――――――――――
6.
“这……该怎么办?”中岛敦看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芥川龙之介。这样安安静静的睡颜真想不到是好几次把自己推倒鬼门关的人会有的。
太宰治看着少年,指了指旁边的泉镜花,“你先把她送回去。”看出中岛敦的迟疑,太宰治微笑着向他挥手,“这儿有我呢。”
望着中岛敦牵着泉镜花渐渐消失在远处,落下的余晖将他们的影子拉长,似乎可以延长到岁月的尽头。太宰治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芥川,轻柔的海风拂过他的脸颊,他黑色的发丝有些凌乱。
夸奖的话千千万万,太宰就是不愿对着芥川说出口,哪怕一句。就算知道芥川想要的就是一句话。
明明没有那么难说出来,不是么?

7.
太宰治一手搂过芥川瘦削的肩膀,一手抄起他的腿,横抱着芥川离开这个腥味泛滥的地方。诚然,落日的绚烂和海面上层层涟漪着实迷人,美景却自有一副看不见但真是存在的恶劣。
“太宰先生……”芥川哑着嗓子低声唤道。
“嗯。”太宰面无表情地发出了个鼻音,脚步依旧不紧不慢地朝着芥川的住所走去。熟悉的街道的样貌慢慢从布满灰尘的盒子里展露出来,似乎都还保持着记忆中的模样,但又含有说不出来的差别。
“请放我下来。”芥川没有挣扎,也没力气做这种事,把话在脑海里过了几遍,然后平静地表达出来。
“为什么?”
正试图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太宰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依你现在的状况走路都不稳。”
“我并不认为因为这样您就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太宰闻言无声地笑了起来,没有反驳。
到了芥川房屋门前,太宰放下了芥川,没向芥川询问钥匙,不出所料,门没有锁。
“这种不锁门的习惯什么时候养成的?”太宰进屋打量了一圈,屋内仍保持着记忆中的样子,“我可不记得我有这样教你。”
芥川抬头看着曾经的老师,后者却并没有看他,芥川贴着墙站着,双方安静了好一阵子,芥川说道:“既然已经叛变了,既然都已经拥有了新的部下,为什么还要做送我回来这种事?”
“我也不记得有教给你无视我的问题。”太宰淡淡的打断他的话。
芥川蹙眉,上前抓住太宰的衣领,后者重心不稳,倒坐到沙发上,芥川曲起一条腿压在沙发上。他能够看到太宰眼中的自己,渺小。“我的新部下,可比你优秀的多。”“你变强了。”面前的人曾经的话语回响在脑海中,宛若耳畔的绵绵私语。但是这个对比却不停地、不停地冲击神经。
一直期许的太宰先生的承认已经得到了,你还在奢求什么啊芥川龙之介,适可而止,芥川闭上了眼睛,松开手。但是还有的,那令人心灼的情愫,那深埋于泥土之下、只能期许它渐渐腐烂的心。
太宰先生,我爱你。
七个字是致命的毒药,如今这七个字卡在喉咙,窒息感逐渐蔓延全身。芥川从那个压制的位置上移开,扶着墙拉开一段距离,低声道:“抱歉,失礼了。”
“你在得知我叛变的消息后,期待着某天我会悄无声息地回来,于是,你不锁门。”太宰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地叙述着,“成功的,我应了你的期待,某天回来了。结果我却看到丧家犬一般的你在我原来房屋的门前咳得快断了气。你如果质问我为什么的话……我倒也想问问芥川君,你明明有办法进去,却为什么在边缘徘徊?”
太宰问着的时候没有转头看芥川,他并不需要芥川回答。
“那么那天,中原前辈拖着太宰先生,要我帮忙的那天,太宰先生又何必装醉?”那天,在中原中也碰到芥川的时候,太宰就醒了,他看着芥川,没有表情,芥川也看到了,太宰眼里一片清明,毫无醉意。
“我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过我喝醉了呀,”太宰站起来,笑得温和,“大概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吧。”

8.
晚上,沐浴完的芥川颇为无奈地看着躺在自己床上,并且笑着朝他朝朝手示意他过去的太宰先生。太宰先生,这不是我的床么。
芥川听话的走了过去,背对太宰坐下。黑色的发丝湿漉漉的,芥川沉默不语地坐在那里,用毛巾擦着。太宰也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白皙的脖颈和带着疤痕的背,发丝滴落的水滴滑下脖颈,顺着背部,滑入胯部围着的浴巾。
“太宰先生在看什么?”芥川问道,大概觉得太宰的目光都可以称之为实质化了。
“没什么,”太宰语气中都带着笑意,“我来擦吧。”
说着,太宰坐起来,顺手按住芥川放在脑袋上的手。后者的手明显一僵,然后才放下。太宰先生指尖的温度还是那么令人留念――倒不如说是怀念吧。头顶上传来的温柔令芥川有些不适,确切地说,今天的太宰先生都令他不适。
带给他太多不曾有过的温柔。
太宰就像是一个活着的骗局。已经接受了他叛变的残忍,芥川面对太宰难得的温柔反而更加不适了。已经决定让那份感情腐烂下去,就不能让它有见到阳光的一天,芥川是个能很好掌控自己的人,他也是对自己毫不留情的人,承蒙太宰当初的的指点。
“好了。”太宰愉快的把毛巾扔到床头,躺了下来。看着芥川如同雕塑,太宰觉得好笑,“芥川,在想什么?”
“……没有。什么也没想。”芥川语气平淡。
太宰拉过芥川的手臂,把人拉倒在床上,芥川略显得尴尬,挪了挪位置。太宰搂过芥川的细腰,说道:“睡吧,芥川。”

9.
太宰在一片漆黑中睁开了眼睛,没有动,只是看了会儿芥川,想着那滴水的路线,指尖顺着那条路径来到尾椎骨,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再起身下床,拿起风衣穿上,悄无声息的离开。
芥川翻了个身,睁开眼,感受那人残存的温度,毫无睡意。

10.
太宰知道芥川的感情,也知道芥川意图把这份感情掐断,与其说是意图,也许现在正在实施。
他没有阻止,感情的事他没有阻止的权力,何况他现在没有立场去命令芥川做事,芥川也没有义务听他调遣。
他们在路途中有了歧路,是太宰先选择了不能和芥川同行的路。这是太宰的选择。看上去有几分逃避的懦弱?太宰嘲笑自己,真是不像自己会做的,应该只是尝试一下不同的方式苟且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看看。
太宰不确定自己是否明了对芥川的感情,但他可以把握的是,他不想芥川离开他的禁锢。
禁锢,这个词是有很多意义的。
不放手,这是太宰对芥川的答案。那晚让芥川感到了措手不及的温柔,太宰多少有几分犹豫不决,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放飞这只鸟。
太宰还是放弃了。
第二天晚上,太宰带了酒去芥川那里。难得的,芥川没有听他的话,不过也无所谓了,太宰推门进去。里屋的芥川意外地看着太宰治。
“据说酒后吐真言哦,芥川。”太宰抛给芥川一个瓷杯。太宰也知道芥川不胜酒力。
太宰还醉意尚浅,芥川已经去洗手间吐过两回了。太宰听着洗手间再次响起水声,慢悠悠地灌下一杯。
芥川坐到太宰旁边,摩挲杯子的边缘,正出神,听到太宰叫自己,芥川投去一个眼神。太宰说:“芥川,你把那份感情掐死了没?”
芥川手里的酒杯啪的摔到地板上,晶莹的酒液泼洒出来,划过漂亮的弧度。
太宰笑着喝了一杯酒,掰过芥川震惊的脸,覆上芥川微凉的薄唇,渡过酒,透明的液体顺着芥川嘴角滑落,分不清是酒还是津液。

11.
我们终将殊途同归。

――
END

(谢谢看文的你。
想要表达出对太宰有执念的芥川和对芥川说不上爱情却想把人留在身边的太宰,这算不算一种爱情呢,太宰先生;不敢把感情说出来,认为如果说出来也许连如今的关系也不能维持,反倒觉得扼杀是最好选择,这样的十分珍惜太宰的芥川。是不是有ooc了我也讲不清啊。下篇没有像上篇一样经过反复几次的审视,也许不大细致啊。)

评论(6)

热度(31)